当前位置:首 页 >动态 >正文
每朵云背后都有迷人故事
来源:中国科学报      作者:张晶晶      2017年05月25日       
摘要:3月23日是第57个世界气象日,世界气象组织(WMO)当日以在线数字形式发布了新版《国际云图》(International Cloud Atlas,ICA),收录从全球气象学家、摄影家和云爱好者中征集的数百幅精美云图,为观测和识别云及其他天气现象提供了权威详实的参考资料。
正文


希哈利恩之上的粗云(Ken Prior  苏格兰)


 

323日是第57个世界气象日,世界气象组织(WMO)当日以在线数字形式发布了新版《国际云图》(International Cloud AtlasICA),收录从全球气象学家、摄影家和云爱好者中征集的数百幅精美云图,为观测和识别云及其他天气现象提供了权威详实的参考资料。

 

1896年,《国际云图》首次出版发行,这标志着大气中最忠实的指示者——云,终于有了自己的标准与规范,这为世界各地的气象工作者提供了一个较为统一的标准。随后在1930年、1939年、1956年、1975年、1987年,世界气象组织曾先后多次对《国际云图》进行修订。

 

2017年的此次发布,是整整30年之后的再修订。

 

云图

 

提到“云图”,估计很多人想到的都是由沃卓斯基姐弟导演的那部著名科幻电影,6个看似独立的故事却又彼此相连,如同空中的云彩,变化多端且幻化诡谲。

 

但《国际云图》中的云图却是实在可感而且有据可凭的确实存在,没错,就是“云的图”,用图片告诉你这是一朵什么云,可以把它看成一本工具书。

 

本年度世界气象日的主题为“观云识天”(Understanding Clouds),与这一主题相呼应,新版的《国际云图》也同时发布。

 

对于云在生活中的重要作用,世界气象组织秘书长佩蒂瑞·塔拉斯在今年气象日致辞中说:“纵观多个世纪,很少有像云一样激发出了如此众多的科学思想和艺术内涵的自然现象。两千多年前,亚里士多德研究云并撰写了一篇论文,阐述了云在水文循环中的作用。今天,科学家们了解到,云在调节地球能量平衡、气候和天气方面起着关键作用。”

 

而《国际云图》正是识别云“最为全面和权威”的参考资料,不仅“在云爱好者中享有盛誉”,“还为在气象、航空、航运等行业工作的专业人员提供了必要的培训工具”。

 

此次更新,从形式上看最大的变化是从传统的纸质版变成了电子版。随着互联网和拍摄技术的进步与发展,世界各地的气象工作者及爱好者都有能力上传自己拍摄得更好、更清晰的云图。也正是基于这种大形势,世界气象组织认为纸质版的《国际云图》的更新速度已经无法满足需求,纸质版图片的可载有量远远不能满足于现有的云图库,有必要将纸质版的云图全面更新为电子版。从2015年开始,WMO就开始通过官方渠道征集新《国际云图》所需要的云图素材。当然,未来还将继续推出传统纸质版本的云图集。

 

粗云

 

从内容上看,此次更新最大的亮点是12种“新”型云被收入新版《国际云图》。知乎气象专栏作者漠北在采访中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解释说,这12种“新云”其实包含着不同维度上的“新”。

 

其中包括新的云种“滚卷云”,新的云变种“乱云”,新的附属云“管状云”“粗云”“波涛云”“云洞”“墙云/尾云”,特殊云体“火成云”“瀑布云”“森林云”“人为衍生云/人为转化云”,以及“变质云”。

 

这些“新云”的诞生离不开全球协作及观测手段的发展与进步。WMO仪器和观测方法委员会负责人伯特兰·卡尔皮尼表示:“《国际云图》为观测和识别云及其他天气现象提供了参考资料。云图集所收录的图片、定义、解释得到了世界气象组织所有191个成员国和地区的认可,并得到应用。这一新版云图集首次汇集了各类测量方式,包括高科技的地基、原位、空基观测和遥感技术等,为人类理解云提供了革新性的工具。”

 

其中特别需要提到的一种云是“粗云”(Asperitas),漠北强调说:“这种云的确立需要感谢气象爱好者们的努力,正是由于他们提供的材料,这一云种才能被确立。”

 

关于粗云的描述如下:“具有明显的、波浪状的云底结构。比波状云(变种云)更加混乱,波动通常也不在一个水平面上。糙面云在局部具有光滑的波状结构,有时波浪又被挤压到变成一个尖点。糙面云看上去就如同在浅海海底观察海面。通常见于层积云与高积云。”

 

用平白的话语来简单描述的话,粗云就如同倒扣在天空上的大海,云朵就是波浪,层叠起伏。能够观测到这款造型别致的云并非易事,漠北告诉记者:“粗云由于其造型独特、持续时间短,而被认为是气象观测中的稀有品种,需要运气才能观测到。”

 

观云

 

朋友圈里经常见到各种云的身影,晴天时的蓝天白云,或者日落时的晚霞红云。但可惜的是观鸟、观星都日益流行起来,云却依然是那个“熟悉的陌生人”。

 

除了专业搞气象的学者,是否有喜爱云彩、以观云为乐趣的爱好者呢?

 

答案当然有,而且不光有,粗云的诞生都要感谢这些爱好者。

 

《纽约时报》的报道让Gavin Pretor-Pinney创办的名为Cloud Appreciation Society (云彩鉴赏协会)的网站大红大紫。这个网站创办于20051月,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目前已拥有4万多会员,覆盖至全球165个国家及地区。

 

在创始人Pinney看来,观云远比听那些无聊的嘻哈音乐有意思。云彩鉴赏协会网站最主要的业务就是吸引会员分享生活中所捕捉到的云和关于云的一切。而正是这些非专业人士贡献的一手云资料,扰乱了学界阵脚,展现出一片全新“诗意的天空奇迹”。

 

十几年来,云彩鉴赏协会的运营及管理团队只有5个人,包括Pinney和他的妻子。他们最主要的任务是——每天浏览上传至网站的作品,从中遴选出“每月之星”(Cloud of The Month),并作出简短的评价或说明。

 

粗云的发现正是来自几年前的“每月之星”。最初看到这样的照片时Pinney并无十足把握,“因为它从下面看起来实在太像是波涛汹涌的海平面了”。他们先是用法国上世纪70年代的传奇跳水选手兼生态学家的名字给它起了一个昵称“雅克·库斯托云”。

 

而当网站开始从世界各地的会员和观光者那里接二连三地收到这样的照片时,他们决定还是给它一个听上去更为正式的名字。最终在拉丁语中选择了Asperatus一词,意思是“粗糙”,古典派的诗人曾用它来描述被狂风激怒的大海。

 

Asperatus引起了WMO的关注。在拍摄纪录片Cloud Spotting时,Pinney WMO委员会成员针对这一类云的科学界定进行协商,因其专业和认真,最终促成了粗云本次入选新版《世界云图》。

 

人们喜爱云彩,但给予它的赞美远不及太阳与星空。每一朵云背后其实都有非常迷人的故事,不妨借着新《国际云图》的帮助,抬头发现新的景色。